首页 > 仙桃新闻在线访谈微视点

“我把霍尔金娜涅莫夫请到了家里”

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13日 来源:仙桃日报

  涅莫夫、霍尔金娜是俄罗斯家喻户晓的体操运动员,在我国也有很高的知名度。
  前苏联和俄罗斯是体操竞技水平非常高的国家。涅莫夫其实是小双哥他们那一代的运动员,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时候,我还在武汉体院,丁杰老师给我们看那一届奥运会的比赛录像,涅莫夫获得了男子团体和跳马两枚金牌,单杠、自由体操、鞍马第三名,个人全能输给了小双哥,拿了第二名。
  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时候,他变成了我的对手,对于那时候才20岁的我来说,他就是神一样的人物,是不可战胜的。所以最终输给他获得银牌,遗憾是有的,但并不是特别失落。
  2004年10月,我们仙桃举办了国际体操节,把世界有名的体操选手都请过来了,其中就有涅莫夫,还有霍尔金娜。
  虽然以前在赛场上,中俄两国的队员经常碰面,场下也有接触,但并不多。2004年奥运会上他的举动,让我也产生了特别想跟他聊聊,并且成为朋友的想法。和我一样,涅莫夫也是那届奥运会的一个失意者,他的单杠完成得非常好,但是因为裁判打分的原因,只获得了第三名,当现场观众发出唏嘘声的时候,涅莫夫站了出来,向支持他的现场观众挥手致意,并示意观众安静下来,使比赛正常进行。在我看来,涅莫夫确实是那个时代最杰出的运动员。
  在仙桃,原计划是让所有明星运动员一起去广场上做一个活动,但最终没有去成,因为人太多了,能站的地方都是人,树上,墙上都是人,为了防止发生意外,活动不得不取消了。借这个机会,我就把涅莫夫、霍尔金娜等一起来的其他俄罗斯运动员都请到我家里做客。
  去请他们之前,我先去了涅莫夫的房间,告诉他说,想请他们到我家做客,他特别高兴。他说在俄罗斯只有特别好的朋友之间才会到对方家里做客,他拿出一瓶香槟,就在酒店的房间里,我们俩先一人喝了半瓶。
  然后,我就回家去了,让家里人帮忙准备各种吃的,等他们的到来。
  涅莫夫和霍尔金娜到我家之后,我们一起聊了很多以前在一起比赛的事情,以及各个国家不同的运动员的想法等。因为语言不通,当时找了一个翻译。涅莫夫说他们那边信天主教,我告诉他们我妈也信。他特别了解一个运动员母亲付出了多少,喝完酒后,他拥抱了一下我妈妈,并说:“您是最伟大的母亲。”
  涅莫夫、霍尔金娜、我,还有其他几个朋友,那时候真的没有赛场上那种相互竞争的感觉,就是相互十分喜爱和尊重的朋友,聊得特别开心。我们喝了两瓶洋酒、两瓶红酒、一箱啤酒、一瓶伏特加。结果我喝多了,还去医院打了两针止吐针,一直到凌晨两三点钟才缓过来。
  其实运动员之间的了解很多都是看赛场上的表现,那些动作非常优美,质量难度很高的运动员之间似乎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情,因为都干体操这一行,了解对方的不容易。2003年世锦赛,我没能拿到全能,涅莫夫就走过来,跟我说了一句:“you are the best!(你是最棒的!)”因为他知道失败之后的失落,他也经历过。
  后来,我们又见了一次面,是在北京奥运会之后,他代表俄罗斯来中国采购建材。那次他跟我说了一句话,我印象很深,他说:“在中国,我对任何人都不是很信任,但对于我们一起比过赛的人,像你,小鹏,我都很信任。这就是运动场上结下的友谊。”(口述 杨威  整理 记者 刘习元)

更多资讯,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仙桃网(cnxiantao)、嗨仙桃
(hai_xiantao)官方微信。

新闻图片

新闻排行